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安屯乡 >

辽宁凌海安屯镇政府凭什么替村民发包耕地?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安屯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村民委员会自治法》规定,为了保障农村村民实行自治,由村民依法办理自己的事情。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然而,辽宁省锦州市凌海市安屯镇安屯村四队村民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反映,安屯镇政府反其道而行之,将本属于安屯村安屯四队的200亩土地自作主张对外发包,村委会仅得到廉价的承包费,镇政府却不愿纠正违法行政行为。为此,6月29日至30日,记者专程赴实地调查。

  6月29日,安屯村村民陈先生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介绍说:“原安屯大队在畜牧场有200亩槐条地,1985年,因当时安屯乡开发水田,经当时安屯乡领导和安屯大队领导协商,同意将钻井二公司驻地北侧,西面是五七田、北面是大坝的区域内给安屯大队200亩,归安屯大队安屯四队所有,与安屯四队的200亩槐条地互换。安屯四队槐条地换取的200亩土地于2004年被安屯乡(安屯镇的前身)政府一纸《土地承包合同》发包给非本村民组村民冯克权,一包就是15年。每年仅按每亩60元的承包费由乡(镇)政府转交给安屯村委会。现在,同类地块对外租赁用于种植农作物的年租金应当超出500元才算合理。乡镇政府没权包办村民集体土地发包事宜,安屯村委会申请土地仲裁,凌海市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支持了安屯村委会提出的解除安屯镇政府与冯克权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请求,裁定安屯镇将200亩水田地退给安屯村委会。而安屯镇政府对此置若罔闻,无奈之下,村民要求增加承包费标准,遗憾的是,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没有支持我们的请求,现已经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

  《土地承包合同》显示:安屯乡政府“将集体土地水田400亩(其中有安屯村200亩)承包给冯克权耕种,承包期为15年,从2005年1月1日起至2019年12月15日止。不准将土地弃耕。”冯克权“在承包期内,每三年交一次承包费,每亩承包费为60元,三年交一次,上打租,72000元,交款日期为每三年前的12月15日,如果不按时交款,将按违约合同处理。”发包方为安屯乡政府(盖章),法人(时任乡长)马绍权(签字);承包方为冯克权(签字)。合同签订时间是2004年12月20日。

  2015年2月2日出台的《凌海市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凌农仲案[ 2014 ]第095号(下称:《裁决书》)显示,申请人为安屯村委会,被申请人为安屯镇政府,仲裁庭于2014年12月26日开庭审理了此案,第三人冯克权经仲裁庭书面通知后未到庭参加仲裁活动。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1985年,安屯公社在畜牧场因开发水田,经安屯公社领导与安屯大队领导协商,同意将安屯村四组在畜牧场的200亩地与位于钻井二公司驻地北侧,西面是五七田、北面大坝区域内的200亩水田地互换。2004年12月20日,原安屯乡政府将位于钻井二公司驻地北侧,西面是五七田、北侧大坝区域内属于安屯村四组的200亩水田地及乡政府的畜牧场的200亩地一并发包给了第三人冯克权,并签订了承包合同。发包后,安屯乡政府将发包的五七田200亩土地按承包费付款方式将两期的承包费付给了安屯村。以上事实是双方当事人认可的事实。

  仲裁庭认为,钻井二公司驻地北侧,西面五七田、北面大坝区域内的200亩水田地与安屯大队畜牧场的200亩土地进行互换,该行为是双方当事人线日,原安屯乡政府在安屯村委会未同意的情况下,将安屯村四组集体的200亩水田地发包给第三人冯克权的行为侵害了申请人集体经济组织的利益。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一条:“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的规定,被申请人在没有取得申请人权利追认的情况下将申请人位于钻井二公司驻地北侧,西面是五七田、北面大坝区域内的200亩水田地承包给第三人已超越自身权限,其行为已构成侵权,被申请人与第三人签订的合同属无效合同。

  《裁决书》裁决如下:对申请人提出的请求解除被申请人安屯镇政府与第三人冯克权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本庭予以支持。本裁决生效后10日内,安屯镇政府将位于钻井二公司驻地北侧,西面是五七田、北面大坝区域内的200亩水田地退还给申请人安屯村委会。

  《裁决书》指出,根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48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的,可以自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凌海市人民法院起诉。逾期不起诉的,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已确认安屯镇政府与冯克权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无效,并解除合同,裁决退还200亩土地给安屯村委会。《裁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安屯村未能向安屯镇政府要回土地。如果现在把土地退还给村民,镇政府就会承担与冯克权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的违约责任。还有3年《土地承包合同》就到期了,等《土地承包合同》到期后,200亩土地才退给村民,不就得了吗。可是,村民坚持要求安屯村委会向凌海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求安屯镇政府和冯克权赔偿承包费差价款共计人民币52万元。诉讼请求在一审和二审都没有得到支持。钱没要到,地也没了。村民不服,现又将申诉书递交到了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安屯村委会原主任现村书记王长青表示。

  《凌海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5)凌海右民初字第01812号(下称:一审裁定书)显示,安屯村委会诉安屯镇政府、冯克权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于2015年7月27日向凌海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凌海市安屯镇政府一审辩解,冯克权承包的400亩土地中涵盖安屯村委会200亩,镇政府每年给付原告200亩的承包费,有财政出账单为证。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自2005年安屯镇政府与冯克权签订合同至今,安屯镇政府收取冯克权交纳的承包费后已陆续向安屯村委会支付承包费合计人民币120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是经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所有权。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有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本案中,安屯村委会主张被告安屯镇政府发包给冯克权的本案诉争土地归其集体所有,冯克权亦主张本案诉争土地归安屯镇政府所有,本案现有证据不能确认诉争土地的权属。鉴于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应由政府予以处理,不属民事诉讼调整范围,故原告要求被告安屯镇政府赔偿的起诉,予以驳回。一审裁定书出台时间是2016年1月8日。

  安屯村委会不服凌海市人民法院(2015)凌海右民初字第01812号民事裁定,向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辽07民终804号民事裁定书于2016年5月3日出台。

  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是经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所有权。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有争议,由当事人协调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经查,上诉人安屯村委会提供凌海市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作为依据,但其并未提供诉争土地为其所有的相关权证。且凌海市人民法院以仲裁机构无权仲裁土地权属为由,作出对凌海市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凌农仲案2014第095号裁决不予执行的裁定。从现有证据看,不能确认本案诉争土地的权属,故原审法院驳回上诉人安屯村委会的起诉并无不当。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仲裁庭认为,2004年12月20日,原安屯乡政府在安屯村未同意的情况下,将安屯村四组集体的200亩水田地发包给第三人冯克权的行为侵害了申请人集体经济组织的利益。

  而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是经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所有权。安屯村委会提供凌海市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作为依据,但其并未提供诉争土地为其所有的相关权证,不能确认本案诉争土地的权属。

  在2003年至2009年期间担任安屯乡乡长的马绍权,于2016年5月20日出具了一份书面《证实》表示:“2004年承包给冯克权的400亩地中有200亩属于安屯村的。我作为乡政府法人代表,在《土地承包合同》上盖的公章并亲自签名,确实有安屯村200亩地,是政府行为,是不能更改的事实。所有的大户种植的土地,当时都没有下发产权和使用证的说法,所以没有确权发证的说法。”

  辽宁省合同法研究会的工作人员曾素兰受安屯村委会的委托,于2016年5月20日为2003年至2008年期间担任安屯镇党委书记的张永忱作了一份《询问笔录》。张永忱在《询问笔录》中回答说,争议土地没有相关权证,是因为没有确权发证的说法。《土地承包合同》“是我在任时主持签订的,确定那块地有安屯村200亩。冯克权交的400亩承包费中有200亩是安屯村的,镇政府从冯克权交的承包费中拿出一半给安屯村,因为地有安屯村一半。”

  曾素兰于2016年5月20日给曾任安屯村党支部书记的岳云志、曾任安屯村村长的薛文库作的《询问笔录》中显示:畜牧场原有1200亩土地是安屯大队的,畜牧场于1962年不经营后,安屯大队于1963年又接管土地,主要种植大豆和玉米。因油田占道占地,车无法进去,无法种大豆和玉米,安屯大队第一、二、三、五、六生产队都休耕了,唯有第四生产队没有休耕。休耕的土地被乡政府接管了;第四生产队的200亩地没有休耕,种植了槐树林,一直经营到1985年跟乡政府互换。乡政府为了开发的水田成方,把第四生产队的200亩槐树林置换了,是用现在争议的地块置换的,200亩换200亩,换成冯克权种的一部分,是200亩。

  2016年6月30日,安屯镇党委书记史志富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安屯村第四生产队的200亩土地与乡政府互换是属实的,当时的互换合同找不到了,档案不完善。冯克权不服仲裁,拿出1963年的文件,证明土地是镇里的,起诉到法院,现在案件在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还没给结论,就没有终止《土地承包合同》,承包费是按老合同执行的。下一步依据法院结论依法行政。

  那么,1963年的文件是什么样的呢?史书记和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刘永利均无法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展示。

  安屯村村民安福忱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史书记所说的冯克权不服仲裁,用1963年的文件证明土地是镇里的,起诉到法院,纯属无中生有。冯克权压根就没有递交起诉状,他不具备主张土地是镇政府的原告主体资格。”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是一部为解决农村土地承包中的矛盾纠纷而专门设立的法律。其法定调解仲裁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包括,因订立、履行、变更、解除和终止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发生的纠纷;因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出租、互换、转让、入股等流转发生的纠纷;因确认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发生的纠纷;因侵害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发生的纠纷;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等。安屯村委会提起的仲裁请求属于农村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的受理范围,该仲裁裁决已经生效。《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发生法律效力的调解书、裁决书,应当依照规定的期限履行。一方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向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财产所在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受理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执行。”辽宁锦尚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庚表示。

本文链接:http://russianslc.com/antunxiang/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