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安文 >

“安文十八弯只出财主不出官”由来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安文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安文地区古代交通不便,再加上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山里的农副产品须经安文外运,山外的生活必需品也须经安文集散,所以该地素来人口稠密,人杰地灵,居民很富有。可纵观安文历史却无一人在朝廷当大官,因此安文民间一直有“安文十八弯,只出财主不出官”的传说。这众口相传了几十代人的话从何而来呢?笔者走访了一些老人,他们众口一致地告诉我一个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得道的风水先生云游天下,这天他翻过朱锡岭到梅枝岭脚时,眼前忽然一亮。他站在现昌文塔所在的来龙山上放眼望去:只见南边文溪河的两条支流环绕着九峰山在安文镇的市口村前汇合,形成双龙抢珠之势。随后,水流又分成两路,一路从中宅村前,沿下宅村流下,在来龙山脚与另一路从城上村流经梅枝岭村前过来的溪水汇合,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回路。东边是马蹄山(现在叫海螺山),西边是花台山,北边是来龙山,阡陌纵横中民居散落其间。九峰山暗合九五之尊,来龙山暗合真龙天子,马蹄山暗合上马可统兵,花台山和民居暗合江山和臣民,蜿蜒的山脉,平缓的水流暗示着国泰民安,更为难得的是水流的形状很象一个“卐”,暗合佛意。这位风水先生暗自思量:自已云游这大半生,从没见过风水如此丰满、地势如此严谨的地方。于是他找到了安文的陈姓太公说了自己的看法,告诉他这种地势和布局是风水学中典型的“气穴”,此地必出贵人,而且贵不可言。但是仅凭天然的地势还不够,还要在梅枝岭脚按他给出的尺寸和方位,再修建三口水塘,只要如此办理,此地想不出贵人都难。陈太公听后马上派人到梅枝岭村前按风水先生的指点开始挖土修建水塘。风水先生见完成了一桩美事后就继续云游他方了。

  没多久笫一口水塘建好了,说来也怪这水塘的水特别的甘甜清凉,当地人就将它当饮用水井之用。笔者小时路过此地就经常在此井中取水喝,目前这口水井还在,只是村民们都用上了自来水,这口井的水也没有以前那样清沏了。而第二口水塘却浑浊不堪。第二口水塘修好后有人给陈太公进言说,风水先生的话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目前三口水塘己修了二口,差不多了,不必再耗费太多的“铜钿”了。陈太公觉得也不无道理,于是修建第三口水塘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不久前,笔者路过此地时发现这口水塘己经掩埋了,它的旁边建起了高大的楼房。

  时间到了唐朝未年的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安文下宅村的一位农妇生出了一个男孩,村里的秀才用誉满中华之意给这位男孩取名“陈满忠”。相传,陈满忠自幼聪慧过人,任何东西学过就会,并且过目不忘,同时他练就了一身的武功,浑身上下刀枪不入,只有喉结处是他的致命伤,也就是武学上说的“命门”。这个部位对于刀、枪一类的兵器很容易躲过,对于利箭之类的兵器他只要吹上一口气,即可使其改变方向或掉落,由于陈满忠为人正直,处事果断公平,渐渐地,周围聚结了一批各种能人,大家经常谈论国家大事、抒发安邦治国的想法,对唐朝的专制统治极端不满,一致推荐陈满忠为首领,揭竿起义。此时正是唐朝未年,朝廷昏庸无能,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因此陈满忠起义后一呼百应,很快就聚集了很多人马。而陈满忠的一身横练功夫在冷兵器时代就像现在的坦克,只有他打别人的份,而别人却伤不了他,所以他经常对人说:要杀我陈满中,梅枝岭脚挖祖宗。由于打仗时他总是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大家都非常的佩服他。无形之中使他的部队增加了不少战斗力。时间不长,起义军的前锋己到达现在的建德一带,声势很大,使朝廷大为恐慌。

  唐朝的京城在西安,当时朝廷里专门研究气象和风水的人很早的时候就发现东南角有一颗“皇星”升起,最近这颗星越来越亮,而且升得越来越高,说明东南角要出新的“天子”,朝廷派了很多特务到江浙一带寻找,都无功而返。随着陈满忠起义军声势渐渐增大,加上陈满忠说的“要杀我陈满中,梅枝岭脚挖祖宗”的言论,这些朝廷鹰犬在江浙一带找出了几十个叫“梅枝岭脚”的地方,只有安文的梅枝岭脚符合出皇帝的风水条件,于是朝廷特务来到了安文,他们挖开陈满忠家的祖坟后,突然从棺材里跳出一条红鲤鱼,钻进了不远处的笫一口水塘里。特务队队长命人找来水车等抽水工具,轮番抽水,准备涸泽而渔。待水快抽干时这红鲤鱼又“嗖”的一下跳到了第二口水塘里,这帮人连忙再抽第二口水塘的水,快抽干时这红鲤鱼又“嗖”的一下跳到了第三口水塘,那知当时由于可信不可信的言论,这第三口水塘没挖成,这红鲤鱼一跳却跳到了干地上,朝廷特务上前一刀将红鲤鱼劈成两半。如果当初能把第三口水塘挖成,那红鲤鱼就可以此为跳板,逃入滔滔文溪河,那时任凭朝廷特务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捉住这个红鲤鱼了。

  传说红鲤鱼被杀时陈满忠正在阵前打仗,突然感觉脊梁骨像断了一样,浑身上下不对劲,他知道这下完了,一定是家里的祖坟让人挖了,就这么一犹豫,就让官兵掀翻在地,捆了个结实,再也动弹不了。陈满忠被朝廷以谋反罪押赴刑场砍头。可刽子手再怎么使劲,用再快的刀也无法砍掉陈满忠的脑袋,监斩的人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刽子手被吓得跪在地上直念佛。陈满忠觉得自已的祖坟都让人挖了,风水已破,己不可能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了,于是告诉刽子手自已浑身上下刀枪不入,只有喉结处才是命门,让他们朝这个地方砍,这才结束了陈满忠的性命。从此以后,安文就再也没有出过大官,这就是“安文十八弯,只出财主不出官”的由来。

本文链接:http://russianslc.com/anwen/28.html